从金融视角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对马克思主义的原创性贡献
【时间:2018-05-24

  从金融视角深刻领会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对马克思主义的原创性贡献

  缪建民

  (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党委书记 董事长)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明确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并将其确立为我们党领导经济工作需要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博大精深,贯穿着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闪耀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光芒,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是我们党推进经济工作的思想灯塔,是党和国家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金融发展方面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提出了金融本质论、金融安全论、普惠金融论、绿色金融论、科技金融论等新思想新论断。这些重要新论述和新思想新论断既立足国内又放眼世界,既立足当前又着眼长远,是马克思金融思想与我国金融改革实践探索相结合的科学部署,对马克思主义作出了原创性贡献,深刻回答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什么样的金融业、怎么发展金融业这一重大命题,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在金融领域的具体体现,是做好新时代金融工作的根本遵循。

  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本质的论断,开拓了马克思借贷资本与现实资本关系理论的新境界。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使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总书记指出:“我们国家要强大,要靠实体经济,不能泡沫化”,“如何让金融市场在保持稳定的同时有效服务实体经济,仍然是各国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论断,抓住了金融的本质,是对马克思借贷资本与现实资本关系理论的丰富和发展。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了借贷资本和现实资本的互动关系,提出借贷资本积累要与现实资本相适应。我们可以把借贷资本理解为金融发展,现实资本理解为实体经济,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关于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问题的理论渊源。习近平总书记在继承这一理论成果的基础上,科学把握金融和实体经济共生共荣的关系。在金融的本源上,总书记指出,金融业要“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在金融的根基上,总书记指出,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根基,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立业之本,“实体经济根深蒂固,金融才能枝繁叶茂;金融与实体经济循环通畅,实体经济才会活力四射”,“做好新常态下的金融工作,切不可忘记服务实体经济这个根本”。这些重要论断,抓住了金融的本质即服务实体经济,是马克思借贷资本与现实资本关系理论在我国现阶段的生动运用。从实践看,金融和实体经济就像大飞机的两翼,只有两翼协调融合,才能比翼齐飞,展翅高飞。脱离实体经济基础的金融膨胀,会阻碍资本资源的有效配置,并对实体部门的人力资本产生挤出效应,侵蚀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根基。由此可见,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论断,既继承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又增强了马克思借贷资本与现实资本关系理论的时代性,体现了我们党在理论上的一脉相承和与时俱进。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本质的论断,对做好新时代金融工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一方面,必须坚持问题导向,避免金融“脱实向虚”。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改变货币资金在金融系统自我循环的状况,为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强有力支持。另一方面,必须坚持回归本源,做强主业。以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为己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做强做优做大国有金融事业,为实体经济保驾护航,实现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协调发展。

  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安全的论断,厘清了马克思虚拟资本和金融危机理论的新逻辑。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金融监管,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创造有利条件。总书记明确指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这些重要论述,把金融安全的重要性提升到新高度,表明了中央对防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的高度重视。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安全的论断,深化了马克思虚拟资本和金融危机理论的演进逻辑。马克思主义认为:金融危机本质上是货币危机,生产过剩和金融过剩是金融危机爆发的两个条件,金融危机既可能由生产过剩引起,也可能由金融过剩引起,虚拟资本的自我膨胀运动是金融危机形成的主要机制。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正是因为经济的过度虚拟化,导致泡沫膨胀并最终破裂,充分印证了马克思金融危机理论的前瞻性和科学性,彰显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正是基于马克思金融危机理论,基于对当前国际国内发展中各种风险因素的深刻洞察,习近平总书记坚定提出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求“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习近平总书记在我们党历史上首次将金融安全提升到治国理政高度,总书记强调,“必须充分认识金融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实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扎扎实实把金融工作做好”。在金融危机外溢性突显的今天,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防止经济金融风险演化为政治社会问题,指出“当前,世界经济变动对亚太金融市场、资金流动、汇率稳定带来挑战,增加了本地区经济金融风险。我们要注意防范风险叠加造成亚太经济金融大动荡,以社会政策托底经济政策,防止经济金融风险演化为政治社会问题”。这些重要论述,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金融安全思想,是当代马克思主义金融安全观的新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安全的论断启示我们,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金融业必须紧绷风险防范这根弦,把防控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切实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保险作为现代金融的重要支柱之一,是吸收、管理和控制风险的特殊行业,必须有效履行风险管理职能,加强对自身风险的管控,绝不能由“风险的管理者”异化为“风险制造者”,绝不能让本是风险管理的行业成为风险之源。

  三、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普惠金融的论断,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反金融垄断理论的新思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和战略高度,更加注重以人民为中心,强调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建设普惠金融体系,提出“发展普惠金融,目的就是要提升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满意度”等重要思想,为解决当前经济社会突出问题、推动金融服务脱贫攻坚提供了战略指引。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普惠金融的重要论断,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反金融垄断理论。马克思观察到传统金融体系中存在的金融垄断现象,认为传统金融只习惯于服务资本家,指出“信用为资本家提供在一定界限内绝对支配他人的资本,他人的财产,从而他人的劳动的权利”,并提出了“按照全体人民的利益来调节信用事业”的反金融垄断理论。习近平总书记在马克思理论的基础上,明确提出发展普惠金融就是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要求金融服务既要锦上添花、更要雪中送炭,特别是要让农民、小微企业、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及时获取价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务”。习近平总书记将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融入普惠金融的发展中,要求“以增进民生福祉为目的,让所有阶层和群体能够以平等的机会、合理的价格享受到符合自身需求特点的金融服务”。特别是总书记将普惠金融作为扶贫攻坚的重要工具,要求“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推进金融精准扶贫”,“增加金融资金对扶贫开发的投放,吸引社会资金参与扶贫开发”。总书记的这些论断,表明我国普惠金融体系建设,重在让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贫困群体,分享到金融服务的雨露甘霖,彰显了金融为促进人类经济与社会发展而生,不是资本主义社会那种金融为极少数人所垄断、收益为极少数人所独享,践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反金融垄断和反贫困理论。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普惠金融的论断,在实践层面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普惠金融事业的发展,为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奠定了基础。以脱贫攻坚为例,在金融助力下,全国贫困人口由2012年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7年的3046万人,年均减少1370万人,可以说创造了世界减贫史上的奇迹,是一项可以载入人类史册的伟大成就。

  四、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绿色金融的论断,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生态思想的新内涵。习近平总书记将绿色发展上升到国家发展理念,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并将绿色金融作为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举措。总书记关于“发展绿色金融,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论述,涉及金融和生态文明等领域,是对马克思主义生态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发展绿色金融,实现绿色发展”在理论上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相统一的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理论的升华。马克思将自然划分为“自在自然”和“人化自然”,并强调了“自在自然”的优先性,认为“自在自然”包含“人化自然”的物质基础。习近平总书记在马克思“自在自然”和“人化自然”关系基础上,结合当今时代发展的特征和需要,将人类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融合,提出了“人类发展活动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否则就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这个规律谁也无法抗拒”,“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理念,更加自觉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绝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等重要论断,生动形象地反映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发展之间的良性互动关系,对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理论作出进一步的阐述。“发展绿色金融,实现绿色发展”在实践上创新了马克思主义“循环经济”的科学方法,是对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实现路径的拓展。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阐述了可持续发展和循环经济的基本思想,论述了工业废物可循环利用并使之再资源化的可行性,并从资本天性贪婪的角度出发,指出资本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作用,认为在资本面前,所有生态环境的价值,所有的自然资源都顺理成章地成了资本盈利的牺牲品。习近平总书记则牢牢把握住当今社会金融资源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认识到金融资源对环境保护还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并针对绿色产业前期投入高、回报周期长等特点所造成的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创造性地提出“发展绿色金融,实现绿色发展”的有效解决方案,要求“搭建绿色融资平台,推动发行绿色债券,支持节能服务公司融资”,为绿色产业健康稳定发展奠定坚实的金融基础。总书记这些关于“发展绿色金融,实现绿色发展”的政策举措,在社会生产过程中实践了马克思主义循环经济理论,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生态思想的落地实施。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绿色金融的论断表明,金融业在服务生态文明建设上大有可为。从保险功能作用看,保险企业既可以通过发展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等业务,发挥绿色发展“稳定器”作用,为绿色发展提供有效的风险保障;又可以通过发展绿色投资,发挥绿色发展“助推器”作用,为绿色企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五、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科技金融的论断,推进了马克思主义科技观的新发展。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敏锐把握当今科技创新发展大势,在提出“科技是国之利器”的同时,强调金融对科技创新的推动作用,指出“要发展科技金融,促进科技与金融深层次结合,支持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这些重要论述,将马克思主义科技观与我国经济发展现实相结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产物。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科技金融的论断突显了金融资源对科技发展的重要作用,是对马克思主义科技发展观的深入实践。马克思深刻认识到科学技术与金融资本之间的相互契合关系,指出“一方面,资本是以生产力的一定的现有的历史发展为前提的——在这些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另一方面,资本又推动和促进生产力向前发展”。这些论断表明科技发展与金融资本之间能够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将马克思关于科技与资本之间关系的论述,与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相结合,提出“要发展科技金融,促进科技与金融深层次结合,支持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并立足于我国科技创新企业融资需求所面临的实际问题,提出“引导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机构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支持力度。…推进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股权质押融资、供应链融资、科技保险等金融产品创新”,为科技创新企业融资扩展了新途径。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科技金融的论断,将马克思科技发展观念嵌入到经济发展过程中,充分发挥金融资源对科技发展的推动作用,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科技发展观在实践中落地见效。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从2012年52.2%升至57.5%,科技创新能力显著提升,主要创新指标进入世界前列。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科技金融的论断,为金融业服务科技创新指明了方向。对保险业而言,要把服务创新驱动、制造强国等国家战略作为神圣使命,积极发挥科技创新“孵化器”作用。一方面,发挥保险企业风险管理优势,发展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保险等业务,为科技企业提供优质保险服务;另一方面,发挥保险资金周期长、规模大、成本低的优势,以股权、债权、基金、资产支持计划等多种形式,为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提供资金支持。

友情链接:快赢彩票  博乐彩票平台  98彩注册  快赢彩票官网  永利彩票注册  博乐彩票注册  博乐彩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